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他山之石 >> 正文
沿着民乐的文化轨迹,《国乐大典》用音符走出一条新路
日期:2018-06-01 07:28 来源:广电时评微信公众平台 作者:王梦茜 张丽欢

  不拘于民族、不囿于地域,《国乐大典》聚焦民乐这一“中国底色”,融合多民族的文化面貌,让观众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有了更多延伸。在第一季节目的尾声,《国乐大典》也举办了一场研讨会展开了“回望”和“展望”。

  《万马奔腾》中马头琴的豪迈绘就了一幅壮阔的草原风情、《十面埋伏》与《霸王卸甲》的琵琶对决也犹在耳畔……5月25日,《国乐大典》收官之夜,为第一季画上了一个精彩的句号。5月29日,以“第一季节目成果分析及第二季节目创意策划研讨”为主题,《国乐大典》在京举行研讨会。

aa.webp.jpg

  《国乐大典》最大的特点在于节目形态的原创性及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新性继承与传播,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主席胡占凡在研讨会上点赞了这档节目,“在部分节目仍然存在过度娱乐化状况的当下,广东卫视与山西卫视能够保持清醒,勇于立足中华优秀文化,锐意创新,探索一条本土文化类综艺节目的原创路径,十分可贵。”

bb.png

  一场经典声乐与时代的探寻

  广东的音乐向来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沉淀其中,从广东音乐出发,《国乐大典》向全国各地的民族音乐辐射,展现了一幅民乐的中国地图。面对今天的文化潮流,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祝燕南指出,“《国乐大典》以悠远、悠长、沉稳、贵气的内在张力和表现风格,推动民族音乐及其所蕴含的深厚的民族文化积淀满血复活。”而民乐地域风格的碰撞,不仅形成了丰富的视听体验,流淌在音符中的文化交流和融汇更值得肯定。

cc.png

  从3月2日开播到收官的100多个日夜中,10支国乐乐团经历了12场竞演,在《国乐大典》的舞台上为观众留下了许多可以触摸的民乐记忆。从头到尾围绕中国民乐做一档电视节目是头一遭,广东广播电视台台长蔡伏青在研讨会上表示,《国乐大典》的创作并无前例可循。“它一定程度弥补了当代电视文化节目在某些方面的空白,让电视观众,特别年轻观众走向国乐,并获得精神的滋养和向上的力量”。

dd.png

  作为一档原创的中国经典音乐竞演节目,《国乐大典》从创意到最终的呈现都围绕中国民乐展开。“我觉得中国音乐有它自己的美,但是眼下关注的人并不多,所以我们希望通过电视媒介传播的形式来拉近观众与国乐的距离。”节目总创意、广东卫视总监余得通说。

  “透视具有浓厚中国风的扇形舞台、一定美学创造力的灯光艺术,以及丰富可塑性的冰屏、LED等视觉艺术创造的意境,让观众更具带入感地理解传统文化深处的意义。”余得通强调,《国乐大典》不仅展现出传统音乐形态,还综合舞蹈、戏曲、绘画、诗歌等美学因子,进行了一场传统和现代的碰撞,打造出了一档有故事、有情怀的电视节目。

ff.png

  不仅是呈现一首民乐作品,乐器的故事、曲目创作的故事、民乐人的故事,《国乐大典》还试图通过挖掘那些承载了情感与文化的故事,让观众从多个切面认识立体的中国音乐,认识那些专注于传承、传播民族音乐的国乐人。“他们是实实在在有十几年、二十几年的功底,他们应该得到社会的尊重,国乐文化也应该得到尊重和欣赏。”《国乐大典》总导演林维桦说。

  传承的思路是这样的

  追溯声音的源头,《国乐大典》不仅在进行传统曲目的改编,还有舞美上冰屏还原场景,融合戏曲、表演、舞蹈、说唱等元素,电视节目作为一个整体的呈现,让观众看到了民乐多样的表现形式,探索出了民乐与时代相符的表达。节目每一期的主题都反映了国乐在文化内涵上的演变,突出了某一方面的文化特质、表现形式或是新时代的传播特色等标志性符号,其中贯穿了节目的是在文化传承上的基本思路。

  山西广播电视台台长刘英魁提出,作为开创性运用传统民族乐器演奏中国经典音乐的节目,《国乐大典》开创了利用大型综艺节目传承和弘扬中国民乐文化全新的渠道,并为省级卫视共同策划、制作、播出大型综艺节目提供了范例。

hh.png

  《国乐大典》在电视综艺舞台上以团队竞演、嘉宾评述的方式传承国乐文化,挖掘国乐传承的故事。这样看似一档载重的传统综艺节目如何在泛娱乐和大众题材中收获比较好的反响?余得通说,“在受众欣赏水平不断提高的今天,经典传统文化类的节目绝非是载重,相反这种节目才是更广意义上的大众题材,而且是更多影响90后、95后新生代的主流产品。”

  节目从民族器乐这个小众题材入手,表现了中华文化魅力和时代风采的家国情怀,充满了文化自信的正能量。在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范宗钗看来,节目难能可贵,也最难掌控的就是颂扬传统和内容的前提下,通过精妙的设计将形式和内容完美结合,采用综艺电视节目的竞技等形式,使每期节目都环环相扣。

  回到节目的初衷,保留原汁原味还是大胆创新?创新的度有多大?这是《国乐大典》第一季以及研讨会中始终讨论的核心问题。广东卫视副总监、《国乐大典》总制片人何伟在研讨会上表示,“我们一直在拿捏传承与创新之间的尺度,在这一过程中也发现,创新要建立在传承的基础上,没有传承的根,就不会有创新的花和叶,创新的最终目的,无疑是为了更好地传承,让传统文化适应新时代的审美,吸引更多年轻受众去关注国乐、爱上国乐,它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相辅相成的”。

  撬动传播,铺陈下一幅民乐“地图”

  时值《国乐大典》获得国家广播电视总局2018年度第一季度广播电视创新创优节目,如何进一步传播民族音乐成为节目铺陈下一幅民乐“地图”的关键。

  “一方面为中国民乐文化艺术的发展和传播搭建更好的展示平台,另一方面在节目资源整合、宣传推广以及提升对民族文化电视传播表达上发挥重要作用。”采取“双卫视合作模式”的《国乐大典》,通过全媒体合作平台的建立,不仅分薄了制作成本,更是扩大了节目的影响力,真正实现了1+1>2的正向作用。

  在碎片化时代下,充分利用电视传播和当代电子传播的多种形式,沿着《国乐大典》打造延伸出若干个更大范围、更大领域传播的项目,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监管中心处长马晶建议,下一季时不仅要深入地挖掘传统文化中植根于心的中国故事,更要突出亮点,加强网络融合传播。

kk.png

  2018年可以称为广东卫视的“国乐年”。于广东卫视而言,将《国乐大典》这一品牌做成一个文化IP矩阵是广东卫视在传播层面的设想。从线上的传播到线下的全国巡演乃至走出国门,《国乐大典》应发挥品牌的效应,牵头开发国乐演出、竞赛、宣传,展览展示,衍生品开发一条龙的产业链。祝燕南提出,“通过不同乐器的合作增强国家和民族之间的音乐文化交流,加强同周边国家和世界各国以及其他媒体的合作,通过广播电视和新媒体的传播,扩大中华民族音乐的影响力,为提高国家软实力探索新途径。”

  除了《国乐大典》这一节目,广东卫视还将围绕“国乐”主题,打造“巡回演出”“纪录片”“少儿版国乐大典”“文化周边”等系列产品,弘扬国乐经典,感受传统文化之美。目前,制作方还初步拟定将于明年元旦到希腊举行《国乐大典》新年宴会,将国乐推广到世界。随着电视、互联网等媒介持续性传播,国乐的受众面将会更宽、更广,“《国乐大典》也将继续潜移默化影响和培育观众的音乐审美,让民乐散发出深厚的底蕴”,蔡伏青强调。

本文已注明出处,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电话0931-8539557。

                                              (责任编辑  王引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