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市场关注 >> 正文
第四届中国电影编剧研讨会编剧热议
——影视行业的“怪现象”与“新问题”
日期:2018-05-03 10:56 来源:文艺报1949微信公众平台 作者:许莹

第四届中国电影编剧研讨会上,编剧热议

——影视行业的“怪现象”与“新问题”

本报记者|许 莹

6366093466604643563965923.jpg

    生活里,编剧是一群有心的“生活观察者”;工作上,编剧是一群正义的“行业守护人”。4月19日,北京国际电影节期间,在中国电影文学学会指导、编剧帮主办的第四届中国电影编剧研讨会现场,编剧们交流国内影视行业的“怪现象”与“新问题”,并结合自身的实践给出了“锦囊妙计”。

类型电影缘何频出“断崖现象”

    编剧顾小白谈到当下类型电影存在的一个问题:“我们的类型电影,常常某些段落很精彩,但过几分钟又不知所云,观众如坐针毡。”面对类型电影的这一“断崖现象”,与会者深有同感,并表示类型片不该做得太着急。编剧束焕谈到,据他所知电影《唐人街探案2》仅拍摄了44天,并且剧组在美国每天只能工作10个小时,有些地方诸如机场、纽约街道等只能提供给他们几个小时去拍摄,导演有时连看监视器的时间都没有,直接看取景器就决定拍摄的镜头了。

6366093469263965549556673.jpg

顾小白

    制作工业不完善同样也是类型电影“断崖现象”产生的诱因。束焕谈到,曾经搭档过的导演去美国考察后告诉他,我国的电影生产工艺约有54个工种,而好莱坞电影生产工艺约有108个工种,束焕形象地将之比喻为“我们有一副扑克牌,而别人有两副扑克牌”。他表示,当下韩国电影团队专业化程度很高,装胶片盒的小工都是电影学院毕业的,而国内很多刚走出校门的人直接就想做导演,颇有“才子派头”,他们不是以大师的艺术标准来要求自己,而是以大师的“派头”包装自己,束焕建议在这一方面国产电影应该向韩国电影学习。

    喜剧片不好笑,尴尬该怪谁

    喜剧片不是电影业娱乐的配料,它是整个行业的重要支柱。香港编剧、监制文隽谈到,冯小刚的贺岁喜剧、周星驰的无厘头喜剧、成龙的动作喜剧等都给观众带去了欢声笑语,但是近年来喜剧片鲜有突破,文隽认为电视台的综艺节目应该对此负有责任,“喜剧是最难创作的,从零开始去想一个段子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以前观众还觉得喜剧片里的某些段子、某些演员很好玩儿,但是现在观众每个星期都能在电视综艺节目里看到大量的段子与耍宝的演员,我很担心以后喜剧片中的人才与笑料该从何而来。”

6366093472704519264468433.jpg

文隽

   喜剧类综艺节目的火爆着实透支着喜剧创作者,整个2016年参加超过20余档综艺节目录制的宋小宝曾因身体原因宣布暂时退出综艺节目,贾玲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在的节目强度要求几天就出一个剧本。然而综艺节目多元发展、适度消费喜剧就可以迎来喜剧片的春天吗?束焕表示,自己接触了大量段子手和短视频写手,发现当下最缺乏的是具备结构感的编剧人才,他坦言“只有机灵劲儿和好的台词是不够的”。

   “门客编剧”入组,剧本到底能不能改

    门客最早在春秋时期作为贵族地位和财富的象征而出现,古代达官贵人家中养的门客就是为了在关键时刻替主人做事。研讨会现场,编剧宋方金将“跟着演员进组的编剧”称之为“门客编剧”,在电视剧与网剧中“门客编剧”较为常见,电影中还比较少。他们具有同古代“门客”一样的工具功能,服务对象并不是作品本身,而是演员大腕儿,这一称谓也揭示出演员肆意篡改剧本行为背后的成因,那就是演员片酬居高不降、掌握了较大的话语权。宋方金呼吁“编剧不要干这种事,不要哪个演员让你改剧本你就去改,这会把行业带坏。希望做编剧的永远不要当门客。”文隽则认为,电视剧是以编剧为主的,不允许别人随意插手更改是对的,电视剧剧本牵一发而动全身,只有编剧熟知剧本前后文是如何呼应的,但是对于电影而言,一般还是以导演为主,导演要综合许多其他因素,比如这个演员会不会说出剧本想要的味道?各部门完成度如何?有些尊重编剧的电影导演还是会和编剧一起讨论修改剧本的。

    编剧是否需要经纪人

    西方成熟的明星经纪人制度,对明星即是约束又是保护。在我国,明星经纪人只有20余年的历史,经纪人制度还在初步探索阶段,不少导演和演员都有自己的经纪人,但在编剧中还比较少见。羞于谈钱、剧本被肆意篡改、维权困难,编剧们是否需要有属于自己的经纪人呢?

6366093476301320623423298.jpg

宋方金

    宋方金以同行在电影项目中被骗的事例,强调影视行业需要大力推广编剧经济人制度。顾小白认为,对于编剧而言能力是第一位的,如果能力高其实根本不需要经纪人,但是编剧需要有一个充当“挡箭牌”身份的人。文隽并不认为编剧需要经纪人,在他看来,一个编剧经纪人并不能保证他的编剧能够交出令客户满意的作品,这件事情是不可控的,不像艺人有一张相对稳定的面孔、不会忽胖忽瘦这般可控。他认为对于一个编剧而言能力是第一位的,“好的编剧没有经纪人也会门庭若市,不好的编剧有多少经纪人都救不了你”。

剧本浩瀚如海,去哪里拾遗“珍珠”

    如何才能从浩瀚的剧本中找出佳作?如何让自己的剧本呈现在制片人面前?尽管好莱坞工业体系发展相当成熟,但仍有大量优秀剧本被埋没。美国编剧协会统计,在美国每年大约诞生50000个剧本,阅读、挑选它们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反观当下国内影视行业,实则面临着这样一个矛盾:制片人亟需好剧本,新编剧们手捧作品却难以入场。

6366093480390299573683423.jpg

富兰克林·莱纳德

    风靡好莱坞的“剧本黑名单”如今业已成为好莱坞卖座电影的风向标,并促成了众多经典之作的诞生,《国王的演讲》《聚焦》《爆裂鼓手》《环形使者》等都是从这份“剧本黑名单”里被筛选出来并成功拍摄的。研讨会现场,好莱坞“剧本黑名单”创始人富兰克林·莱纳德同大家分享了“剧本黑名单”的运作模式。2005年圣诞节前夕,莱纳德给自己的80名同行发出电子邮件,请他们回答三个问题:第一,列出10部喜欢且还未摄制的剧本;第二,你认为哪部戏是今年年底拍不出来的;第三,你觉得哪部是今年的最佳电影。最终有75人回复了他的邮件,莱纳德将信息汇总为一个PDF文件,并起名为“黑名单”。随后的事情令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份名单传遍了好莱坞,甚至开始有经纪人用“剧本可能会进入明年的黑名单”为理由说服客户。富兰克林很快意识到“黑名单”的巨大价值。2012年10月,他建立了“剧本黑名单”网站,作出了“互联网+剧本”的新尝试。“剧本黑名单”拥有专业评审人员3500名,所有人都必须经过富兰克林亲自认证,而评估他们是否值得拥有评审资格,在于他们是否有能力使剧本被拍摄出来,或者让编剧在职业上有所进步。莱纳德谈到,“剧本黑名单”创立至今一共筛选出了1000部非常好的电影,其中300部已经获得制作,拿了250个奥斯卡提名,得到了50个奥斯卡奖。

本文已注明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电话0931-8539557。